符傳強(左五)一家新竹買屋與周經海夫婦、王川姣母女及鄰居合影。
  本報SD記憶卡記者 丁汀攝
  22日,記者來到颱風威馬遜中受災較重的文昌,在羅豆農場第SD記憶卡一次見到了27歲的周嬌斌和42歲的王川姣。
  兩個人漲紅著臉,看到拿相機的人便上去問:外接式硬碟“同志,您是記者嗎?”
  當得到肯定答覆後,她們眼眶也紅了,拉著記者的手,膝蓋一曲,人矮了一下。記者趕緊拉住二人:“這是怎住商不動產麼了?”
  她哽咽著:“我想求求您,能不能報道一下我家的救命恩人?”
  遇險
  周嬌斌的家,在文昌市羅豆農場南山南村。她要求報道的恩人,叫符傳強,住在東安村,距周嬌斌家不到300米。
  颱風來時,周嬌斌並不在家。在家的,是她的父親周經海、母親林少芳,還有丈夫李二博和她剛滿3歲的獨子李晟。颱風引起海水倒灌,從村口到全村被淹,只有十幾分鐘。而他們,可能是最後一批撤離村子的人。
  18日下午5點,海水進村時,周經海全家還都在屋裡做著抗風準備。突然聽到村主任來敲門,在外面大喊:“海水進村了。”周經海想開門問個究竟,門已經打不開了。
  周經海三弟媳正好去查看耕牛,看到海水進村,馬上繞到後門,通知周經海家趕快跑。
  周經海全家從後門跑出,發現門口一米高的柴火垛,已經找不著了。
  周經海記得:颱風來前,有村幹部告訴他們,“要跑就往高處跑,往平頂房上跑。”就領全家摸索著朝2層樓的田心小學跑。到田心小學,要經過一條公路。對面,就是符傳強的家,正好是一棟剛剛蓋好的平頂房。
  全家人,是被海水陸續衝到符傳強家門口的。先被海水衝到的,是林少芳。周經海和女婿一邊給風雨推著,一邊找到了拼命拉住符傳強家大門鐵欄桿的林少芳。林少芳也不知喝了多少水,身子被水沖得漂了起來,只是不敢撒手。
  看著逐漸齊胸的海水,周經海說,一定要想辦法到屋頂上去。他們繞到屋後,看到了站在符傳強家側屋的王川姣和扶著小梯往高處爬的謝惠玲。
  謝惠玲只有13歲,看著只在恐怖電影中見過的大水,嚇得扒住小梯嗚嗚直哭。5人聽從了周經海的勸告,沿著小梯爬上了連接符傳強家正房和側房的矮牆。
  風雨越來越大,海水越來越深,6個人一齊叫救命。
 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了,快到夜裡11點,依然沒看到任何人經過,而呼救的氣力已經快用光了。大家凍得瑟瑟發抖,抱成一團痛哭:“萬一沒人來救我們怎麼辦?”
  從符傳強的家到田心小學,有500米。6人獲救後回憶,他們都曾在黑暗中茫然搜索過田心小學的方向,心裡想:“到不了田心小學,今天我們就死定了。”
  遇救
  當11點十幾分,經過附近的符傳強聽到自家房頂輕微的呼救聲時,他已經是第二次在風雨中救人了。
  在東安村,符傳強是個熱心人。在外做工的村民,都願意把家裡的老老小小托付給他,因為他“能幹,心腸好,是個水電工,懂技術。”鄰居70多歲的老人符之萱和80多歲的三婆,在孩子不在家時,都指望著符傳強幫忙。
  村主任通知海水倒灌時,符傳強家就撤離了。臨走前,他帶上了手機。到安置點後,符之萱老人的子女從海口給他打來電話,請他看看老人在不在安置點。聽說不在,老人的子女急了:“能不能回去看看,或是找艘船給他們?”
  符傳強拒絕了。他說:“雨太大了,根本看不到人,也找不到路。再加上海水倒灌,十分鐘已經淹到一米多,這會兒找不到船,我也不敢回村裡。”而且“說實話,老婆孩子也不同意。”
  過了十分鐘,老人的孩子又打來了。這次,他們在電話中哭了:“求你,請一定回去救救我爸媽。”
  符傳強說:“我經不住求,就回去看看。”
  海水已經淹過胸口,一米六多的小個子,沒有手電,在水裡深一腳淺一腳地蹚著,不知哪一步會遇到什麼。他說,當時緊張得“心臟都要跳出來。”直到現在,回憶起當時的情景,這個41歲的漢子,還是會忍不住深深吸口煙,掩飾眼中驚魂未定的淚。
  到了老人家裡,他讓老人站在桌上,然後找到不知哪裡漂過來的大泡沫,把老人送到了安置點。
  “第一次成功了,膽子就大了些。”回到安置點的符傳強,發現“三婆也沒在。”轉身就回去找三婆。
  三婆家住得遠一點。等符傳強確定三婆沒事、經過自己家時,忽然聽到呼救聲。
  “聲音很小,我找到他們時,估計快晚上11點半了。” 符傳強回憶,“他們人多,有6個。其中兩個小孩,大的那個已經凍透了,一個勁說‘媽媽,我好冷。’小的也只有一件衣服。雖然就住隔壁村,可他們叫救命說的是普通話,黑燈瞎火的,我也不知道認不認識。6個人非常害怕,讓他們下牆,他們也不敢。我只好鼓勵他們說,不怕不怕,我是從小學過來的,我知道路,我帶你們過去。”
  儘管如此,被洪水嚇破了膽的林少芳還是不敢走,13歲的謝惠玲嚇得一步也走不動了。符傳強在身邊四處找,想找到一條繩子,好把大家連起來,拖著走,但沒找到。只好約定手拉手,一齊往田心小學走。
  男人抱著小孩,女人拉著男人,符傳強走在最前頭。500米的路,林少芳等人覺得,“恨不得走了半輩子。”
  7人到達田心小學時,大家都已經嚇得麻木了。林少芳說,她想敲敲腿,“硬邦邦的,腿和手一點感覺都沒有”。
  有人說符傳強膽大。他笑著說“我也怕死。可是遇上了,有什麼辦法呢?”
  求報道
  林少芳說:“如果沒有符傳強,我們統統都活不成了。”
  獲救後的周經海家和王川姣家,開始盤算,一定要替大恩人“求報道”。災後回家的周嬌斌,也開始四處打聽哪裡有記者。
  22日,有媒體到羅豆農場捐贈物資。周經海聽說了,趕緊叫上女兒,往羅豆農場田心小學趕,“那裡受災的人多,肯定會有記者。”
  林少芳心思活絡,怕光她一家獲救,媒體不信。專門去南山東村找到王川姣一起找媒體“求報道”。
  記者問:“有恩報恩,為啥你們一定要報道他?”王川姣靦腆,見了生人不太愛說話,但她說:“這樣的人太少了,我一定要報答他,讓大家都知道他叫什麼名字。”
  王川姣的女兒謝惠玲,眼睛黑黑的,一直沒說話。只是在一旁站著,記者走到哪,她就默默地跟到哪。記者逗她:“下次遇到這樣的情況,有人找你幫忙,你會幫他嗎?”她咬著牙,重重地點頭:“嗯。”
  災後的羅豆,依然滿目狼藉。在東安村口,突然看見一戶沒了屋頂的房子,牆壁上用紅油漆寫著:“非常感謝救災大軍!羅豆人民祝願您們一切平安!!”心裡想起了一句話:“真正永恆的,不是死亡,而是生命。”  (原標題:“請寫寫符傳強”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w18cwyjak 的頭像
cw18cwyjak

交響情人夢

cw18cwyja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